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听说你喜欢我 > 第373章 结局

第373章 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满洲里。
  
      宁茴拉着宁遇的手在城里转了半天,终于找到了哥哥的家,可是敲了好一阵门,家里也没有人来开门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不在家啊!”宁茴叹了一声偿。
  
      不告而来自然是这样的结果。宁遇拿出手机给宁想打电话撄。
  
      宁茴不知道宁想说了些什么,只听见宁遇不断“嗯、嗯、是、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在这等吧,大哥很快就回来。”宁遇收起手机,拉着宁茴去了小区花园的石凳子上坐着,“饿不饿?渴不渴?我去给你买吃的?”
  
      宁茴摇摇头,只希望能快点见到哥哥。
  
      好一会儿,才看见一辆出租车在他们附近停下,宁想从车上下来。
  
      哥哥出现在宁茴视线里的瞬间,一股难言的濡热潮意便涌上心头,她跳起来,眼里再没有其他,只有哥哥,不顾一切地冲向哥哥。
  
      莽撞、激动,以致在奔至他面前时差点摔倒,直接撞进了他怀里。
  
      宁想张开怀抱,稳稳将她接住了,开口便是疼惜的一句“傻丫头”!
  
      “哥!”再见宁想,宁茴又心酸又欢喜,抱着宁想的腰不撒手,依稀觉得哥哥好像瘦了不少,她手臂这么一圈都能明显感觉到了,“哥,你瘦了。”
  
      她抬起头来,想仔细看看宁想的脸,这才发现,他脸色一点也不好。的确是瘦了许多,脸颊都凹进去了,脸色也青白发灰的,眼底更是浓浓的倦色。
  
      她心疼极了,一定是在这边吃不好又辛苦,伸手摸着哥哥的脸颊,“哥,还是在家里好是不是?”
  
      宁想垂下眼睑来,避开她的注视,微微一笑,“傻孩子,当然是家里最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……”宁茴心里满满都是劝他回去的话,欲语还休的。
  
      宁想却一笑,身后传来娟子的一句,“都上楼去坐着聊吧,太阳怪毒的。”
  
      宁茴这才想起还有其他人,从宁想怀中出来,便看见站在宁想后的娟子和王一涵。
  
      原来一涵姐姐陪着哥哥回来了啊……
  
      她心中感慨,有种说不出来的意味,一来是觉得哥哥总算有人陪伴,挺好,二来却又有些莫名其妙地羡慕一涵,哥哥曾说,她有嫂子了,不再是他唯一的宝贝。她一直不以为意,现在才明白这句话的真正意义,哥哥不会永远在她身旁,陪在哥哥身边的人才是哥哥最爱的人。
  
      娟子邀请他们兄妹俩上楼,给他们做了顿饭吃,算是热情地招待了他们。之后宁想便催促他们早点回去,别耽误了学习。
  
      宁茴有些念念不舍,拉着宁想的袖子,“我们明天回去不行吗?你可以给我讲题,不会耽误的。”
  
      湿漉漉的眼睛,怯怯的神情,鲜少在开朗的宁茴脸上出现,宁想的心里仿佛有只爪子在狠命地揉,揉得他又酸又痛,他何尝不想她留下,他更想一辈子把她留在身边……
  
      一旁的王一涵都不忍心了,忍不住道,“宁想,那就让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不行!”宁想沉着脸,“现在就回去,尽量早点,别让爸爸妈妈担心!”
  
      宁茴还是觉得委屈的,她千里迢迢来看哥哥,可是哥哥好像一点都不稀罕她,就会催着她走!
  
      虽然心里老大不情愿,但还是被宁想牵着下了楼,送她和宁遇回去。
  
      “宁想,等等,我也去!”王一涵追着要下楼,一脸担忧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!你在家休息吧!今天跟着我跑了大半天了!”宁想回头宽她的心,“放心吧。”
  
      王一涵哪里能放心?可是拗不过宁想,只好叮嘱他有事一定打电话。
  
      宁想笑笑,挥手示意她回去。
  
      屋里,原本强笑着敷衍宁家双胞胎的娟子已经换上了满面愁容,王一涵亦然。
  
      因为一直没有时间和宁想错开,两个女人也都戴了假面具,全身神经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状态,不敢丝毫松懈,不敢露出悲伤的情绪,此时宁想不在,两人都瘫软般跌坐下来,相视一眼,均是悲从心起,相顾泪眼,最后抱头大哭起来。
  
      这是王一涵回来后第一回哭得这么放纵。
  
      车站。
  
      宁想送别宁遇和宁茴。
  
      宁茴眼中泪珠盈盈欲滴,离别在即,终于忍不住,坠落下来。
  
      一颗泪,轻盈晶透,却似万斤重,打在宁想心上,心被击得七零八落。
  
      他抬起指,接住她腮边的那颗泪珠,指尖的湿润又刺又烫,终是没忍住,将宁茴拥进怀里,“豆豆……”再叫一次豆豆吧,最后一次……
  
      “豆豆,别哭,你永远是哥哥最疼爱的豆豆,不会改变,哥哥不在身边的日子,要学着长大,要学会坚强、独立、勇敢,还要像从前那样,永远做一个快乐的豆豆。你不是喜欢画画吗?你知不知道,对哥哥来说,世界上最美丽的画就是豆豆的笑容。要记得,嗯?”
  
      “嗯!”宁茴抱着宁想的腰,哭着用力点头,哥哥说,她还是他最疼爱的,不会改变啊!“哥哥,你也要保重自己,你都瘦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哥哥,你要常常回来看我!”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……那你什么时候来看我?”任性的小孩都是这样,不喜欢无望的等待,无论何事,定要有个定期。
  
      宁想眼里闪过犹疑和悲伤,“等……等你考完,我就来看你,你考个好成绩送给哥哥当礼物,行吗?”
  
      考完啊?宁茴一想,只有一个月多一点了,那还是很快的,她点头,“好,我还给哥哥送一份礼物,哥哥你一定会喜欢的!”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他的睫毛颤了颤,声音也有些发颤。
  
      “爸爸妈妈还有奶奶也会想你的,哥哥,你也要记得,我们家永远都是你的家!”宁茴大人似的嘱咐他。
  
      他笑了笑,心中温暖与酸楚纠缠,摸摸她的头,“当然,我姓宁。”
  
      “嗯!对,你就是姓宁的!”宁茴对哥哥这个回答很是满意。
  
      “对,我永远姓宁……”他的眼睛似乎看向了某个不知名的方向,末了,回神,把宁茴往内送,“走吧,早点进去。”说完,又从口袋里掏出钱包,只留了车费,剩下的钱都给了宁遇,“拿着路上花,好好照顾妹妹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哥,我有……”宁遇推拒着。
  
      “拿着!跟哥哥客气什么?”宁想把钱塞进他手里。
  
      宁遇和宁茴走了,宁想一直盯着他们的背影,直到再也追踪不到,才一步一回头地出站,眉头也渐渐皱紧,痛苦袭来。
  
      上了辆出租,马上报了家里地址,车才启动,他眼前便是一片黑暗,在司机一叠声的“喂,你怎样?怎样?”中,陷入了昏迷。
  
      宁家。
  
      宁茴在对着镜子练跳舞,宁遇走进来笑,“哟,还有时间跳舞啊,看来考试已经很有把握了!”
  
      宁茴不服气地瞪了他一眼,说什么呢?这都只剩一个月了还没复习好?她高中三年,除了第一个学期懈怠了些,后来可是扎扎实实努力了很久的,虽然比不上宁遇傲视群雄,但在文科班她也是前几名!
  
      “我要好好练习在毕业晚会上表演。”嗯,表演给哥哥看!哥哥说了,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画,那她要最美地开放一次,开放给哥哥看!
  
      “你不去萧一一家补习吗?”今天可是补习的日子,对宁茴来说,风雨不动。
  
      “去啊!马上去!”对了,到时候也可以叫一一哥哥也来看她跳舞!
  
      宁茴练了一阵,重新换洗过就跟宁遇一起去萧家了。
  
      而宁至谦房间里,阮流筝却在收拾东西。
  
      “去哪?出差?”宁至谦难得休息,心中正有事和她说。
  
      “没有,我想着去看看宁想。”她一边忙一边看了他一眼,“至谦,宁想这孩子,心事重,我总觉得他这番回去有点奇怪,甚至不合逻辑,他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。”
  
      她放下东西,转身对着他,语气悠长,“有件事我好像一直没跟你说。你知道宁想小时候为什么要跟娟子走吗?并不是他想跟亲妈一起,而是怕他自己成为拖油瓶拖累你。他幼儿园班上就有个小朋友说,她的后妈还是后爸来着,嫌弃她。宁想那时也担心我不跟你和好是因为他的关系。”
  
      宁至谦怔住,片刻,手指自发间穿过,“想到一起去了,我也是在想,宁想的做法很奇怪,我还寻思着今天跟你商量这个事呢,正好休息,过去看看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走吧,赶紧的。”阮流筝瞥了他一眼,“休息也不提前跟我说,我还准备一个人去呢!”
  
      “我怕你忙,我打算一个人去……”宁至谦无奈地笑。
  
      “你啊……”阮流筝也笑了。
  
      忙啊!
  
      他们的生活里,始终充斥着这个字。忙起来似乎时间过得特别快,不知不觉孩子大了,他们在一起快三十年了,夫妻俩一直不在一个医院,有时候好几天都见不到面,可是,彼此心里从来都是安定的,因为彼此都知道,不管对方身在哪里,他们都是彼此的安身所在,甚至,对方也是另一个自己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宁至谦又笑了笑,当初他在沙漠里对她说的那些话,给她的那些祝福,她如今可是一一实现了,数一数二的神外女教授,著书论文得到国际认可,当然,结婚、生孩子、幸福……
  
      在医学界,她成了另一个他;在工作之外,她就是他,早和他融为一体。
  
      “走吧。”阮流筝飞快地把他的东西又收拾了一番,看见他脸上怪异的笑容,瞪他,“傻笑什么?”
  
      他没说话,只是拥住了她,唇在她脸颊上碰了碰。
  
      随着彼此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,夫妻之间也少了年轻时的热血而归于平淡,这种动不动腻在一起亲昵的动作少之又少,阮流筝一时还不适应了,不免再次瞪他,“老不正经!”
  
      他笑出声来,提了行李,拥着她肩膀,“走。”
  
      她一巴掌拍在他爪子上,“让孩子们看见多不好!”
  
      “他们出去了!”宁至谦被她打得手背有些疼,又委屈又好笑,这反映也太大了些,虽然老了老了,但需要这么越老越端着吗?
  
      此时尚在说笑的他们却不曾想到等待他们的是再也笑不出来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两夫妻赶到满洲里娟子家里的时候跟宁茴一样吃了闭门羹,打宁想和娟子的电话都没打通,两人正觉得奇怪,王一涵回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宁……宁叔叔……阮姨……”王一涵显然吓了一大跳。
  
      “一涵?”宁至谦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王一涵。
  
      “宁想呢?”阮流筝也觉得奇怪。
  
      “他……宁想他……”王一涵被突然来到的访客震惊,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,磕磕巴巴地找着理由,“他陪……陪……他妈妈散步去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宁至谦和阮流筝都不傻,王一涵这样说出来的话谁也不会信的,低头,见她手里拿着一张片子,袋子上还有北京某医院的字样,顿时晴空霹雳般,被炸得有些缓不过神来。
  
      宁至谦先反应过来,一把抢过王一涵手里的东西,因为紧张和害怕,手没拿住,袋子甚至掉到了地上。
  
      有一瞬,他甚至不敢俯下身去捡……
  
      还是阮流筝去捡了起来,双手也在颤抖,一个简单的动作,却好不容易才把片子从袋子里拿出来。
  
      作为神外资深专家的他们,只一眼就看到了片子上脑部的异变。
  
      哗啦一声,片子再度掉到地上……
  
      “叔叔,阿姨……”王一涵看着两位长辈失控的模样,也失声痛哭起来。
  
      宁想这个孩子不是阮流筝亲生,可是在她心里,从来视如己出,二十多年母子情,他早已和宁遇宁茴一样是她的骨、她的血、她的肉。而她也深知,宁至谦在这个孩子身上投入的不少,无论是心血还是感情,甚至可以说,宁想和他生活的前四年他又当爹又当妈,只怕比在宁遇和宁茴身上花费的精力还多,她尚且如此难过,真不知他心里是如何心如刀割的。
  
      处事不变的医生的冷静此时早已飞至九霄云外,她抱着王一涵哭起来,“傻孩子!现在还瞒着我们!还不带我们去看他!”
  
  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王一涵呜咽着应道,转身领着两人去医院。
  
      宁至谦从看见片子的那一刻起就没说过话,木木的样子,可是在下楼的时候,却一脚踩空,差点从楼梯上滚下去,阮流筝赶紧扶住他,眼泪更是肆虐起来。她知道,她就知道,这个男人有什么话都憋在心里不说,可内心的澎湃比谁都来得迅猛……
  
      宁想早有了异状,瞒着所有人,也不在北雅检查,只去找了另一家医院做检查的匡默,让匡默给他悄悄做了检查,如果不是匡默跟她关系不错,如果不是匡默不小心跟她聊天时说漏了嘴,那宁想就真的全程一个人背负所有的病痛和痛苦,好在她知道了,既然知道了就不会让宁想一个人走这条路,不管这条路是已经到了尽头还是会有很长的时间继续走,她都要在宁想身边,哪怕不为她爱他的满腔真诚,只为她和他从小到大胜似兄妹的情谊,她也不能让他孤孤单单!
  
      所以,她回来了。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宁想,哪怕只剩最后一天,我也要回来。你陪着我长大,我陪着你走完这一生,无论这一生是一天还是很多年。
  
      医院里,宁想静静躺在床上,痛苦折腾了他一天,此刻稍微好了些。
  
      宁至谦和阮流筝进来时便看见他满身是汗的模样,只一眼,阮流筝就哭了,捂住嘴,眼泪哗哗直流,又不敢发出声音,怕惊扰了宁想。
  
      娟子端着水正打算给宁想擦汗,回头看见他俩来了,也是一惊,旋即淌下泪来。
  
      轻微的声响,还是把宁想惊醒了,疲倦地睁开眼,看见门口站着的爸爸妈妈,一度以为自己在梦中,缓缓闭上眼,才又忽然觉醒,猛地睁开,果然是爸爸妈妈。
  
      一个人撑了很久,再苦再难再无助,他也不曾表露过太多的脆弱,至少娟子和王一涵没有看见过他的脆弱,可是,就在这一刻,看见爸爸妈妈的这一刻,他所有坚强的外壳都崩塌,身体原本就疲惫无力,声音也好像卡在了喉咙里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,只有眼泪,如决堤一般,无声地流淌,流淌不止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